当前位置:首页 >焦点 > 正文

越卖越贵,难回“五万元时代”!原是“繁花”的小型车该如何持续发展?

2024-06-19 00:35:56焦点
摘要:而随着国家在2018年对新能源补贴政策作出调整,越卖越贵补贴门槛被抬高,时代大部分产品力较差的原繁微、小型电动车现出原形,花的何持再难以支撑市场。小型续

越卖越贵,难回“五万元时代”!原繁原是花的何持“繁花”的小型车该如何持续发展?

华夏时报(www.chinatimes.net.cn)记者 牛小欧 于建平 北京报道

“神车”现象难再现、售价不断增高,小型续属于小型车市场的车该“繁花”彻底凋落了吗?

几天前,被东风汽车寄予夯实小型车市场基盘厚望的越卖越贵东风纳米01正式上市,售价区间为7.48万元—10.48万元。时代此外,原繁记者发现,2023年上市的小型车价格并不低。例如,五菱缤果售价区间为5.98万元—8.88万元;比亚迪海鸥售价区间为7.38万-8.98万元;江淮钇为3售价区间为8.99万元—12.79万元……

从销售价格可以看出,当“高端化”成为车企竞争的重点战略布局,小型车也再难回到“5万元时代”。这让行业陷入思考:消费者能否接受逐渐高昂的售价?电动化时代,纯电小车该如何发力?

小型车主打性价比

从90年代中后期开始,随着我国社会经济加速发展、人均GDP增速的提高,汽车穿梭于大街小巷已不再是稀奇事。私家车的上牌量与日俱增,外观小巧性价比较高的小型车一时风光无限,成为中国汽车市场的主力军。现象级“神车”层出不穷,奇瑞QQ、长安奔奔、夏利、奥拓等车型成为一代人深深刻在脑海里的烙印。

公开资料显示,2005年,轿车销量前十车型中有一半以上是小型车,当时新能源汽车还没有崛起,小型车市场还是燃油车的天下。但之后的消费升级以及竞争加剧,大众的喜好逐渐改变,“大空间”成为消费者更为青睐的选车标准,SUV开始走俏,小型车市场受到冲击,红极一时的车型逐渐退市,甚至奥拓和夏利背后的公司也不复存在。

当小型车、微型车逐渐淡出人们视野慢慢成为历史时,电动化浪潮席卷汽车行业,小型车迎来“第二春”。

2010年我国开始推出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,受到政策扶持,纯电小车应运而生。由于早期微、小型电动车成本低、投入少、技术门槛简单,车企为了拿到补贴,纷纷开始攻入这一赛道。一时间微、小型电动车扎堆出现。在消费端,微、小型电动车在限购城市又可以被赋予“占号神器”的使命,因此不少消费者也对其抛去橄榄枝,一时间再次迎来热销,甚至有些车型定价贵得离谱,但也因为有补贴仍能收获市场。

资料显示,当年销量不错的知豆D1官方售价为15.88万元,而知豆D2更一举将售价拉高至18.88万元;这样的定价不止一家车企,众泰E200也将指导价区间升至18.18万—18.58万元,

而随着国家在2018年对新能源补贴政策作出调整,补贴门槛被抬高,大部分产品力较差的微、小型电动车现出原形,再难以支撑市场。2018年,微型纯电小车的市场份额从高点的70%断崖式下跌至30%,纯电小车的辉煌历史提前落幕。

直到宏光MINI EV出现,将纯电小车价格区间重新拉回“5万元时代”,并再次创造了现象级的销量神话后,该细分市场背后的蓝海也显露出来。

2020年7月24日,五菱汽车旗下的宏光MINI EV上市,2.88万元—3.88万元的售价瞬间成为吸引消费者的主因。公开数据显示,其上市后不到半年,销量就达12.77万辆的销量,第二年第三年销量分别为39.01万辆、55.4万辆。

纯电小车下半场如何持续发力?

宏光MINI EV的出现,引得一众车企纷纷效仿,瞄准“五万元”这一定价区间的车型如雨后春笋般冒出,包括吉利熊猫mini、奇瑞QQ冰淇淋、长安Lumin等。

在五菱宏光MINI EV的带动下,2019年陷入“滑铁卢”的纯电小车迎来复苏。数据显示,2020年,A00级车销量增长62.7%至29.4万辆;2021年A00级细分市场销量为89.9万辆,其中纯电动车型销量为89.85万辆,占据新能源市场份额高达30.1%。

但2022年A00级市场逐渐开始显疲态,同比增速仅为19.8%,大幅落后于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的90%,到2023年一季度A00级市场份额快速回落至11.7%。

同时,随着技术的进步和消费者对车辆性能、安全性和舒适性的更高要求,车企的研发投入也在增加,再叠加原材料价格的上涨,以及市场竞争的加剧,成本压力越来越大。有业内人士曾对媒体透露,宏光MINI EV,每辆的利润仅为2%,而普遍的车型利润率一般应在20%左右。因此为了保持盈利和市场份额,许多车企不得不提高新车的定价,有些已有车型甚至开始涨价。

以之前停产的欧拉白猫、黑猫为例,虽然长城汽车目前复产了这两款车,但起售价却均提升了1.5万元;江淮在钇为3之后上市的钇为3冠军版售价再次提升,至9.99万元。

汽车分析师任万付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:“ 纯电小车价格的变迁不仅反映了车企的定价策略,也反映了消费者需求和市场环境的变化。A00、A0级电动车经过前几年的高增长后,市场回落亦是必然,新能源汽车的市场结构也在快速地向纺锤形结构变化。A00、A0级电动车只能顺应这种变化,逐渐走上精品化的道路。”

任万付直言,传统燃油车的A00、A0级发展已经给予了可预见的发展方向,对车企来说,调整战略并不难,难的是如何在竞争中活下去。

另外一点,早期的纯电小车无论从外形还是售价上都和低速电动车“老头乐”有些类似,这也使得部分舆论认为这两者之间存在市场份额的交叠。自2024年1月1日起,违规电动三四轮车正式结束两年过渡期,北京等多地开始禁止违规电动三轮、四轮车的行驶与公共场所停放。有舆论指出,随着老头乐退出市场,其所拥有的市场份额最容易被纯电小车吸收。

但纯电小车越来越高昂的售价明显已与“老头乐”背道而驰。

任万付认为,这个说法本身就具有局限性。“老头乐”于今年开始逐渐退出市场,但因为驾驶证、客户群体等问题,A00、A0级电动车市场受益有限,无法代替长远的发展,也无法阻止该市场的萎缩。

“接下来小型车到底该如何发展还是要交给市场。想要应对消费者的不同需求,车企就需要制定更加灵活的定价策略。通过推出不同配置、不同价格区间的小型车,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求。同时,加强成本控制和优化供应链管理也是必要的措施,以确保车辆的价格在合理范围内。”任万付如是说。

责任编辑:李延安 主编:于建平

最近关注

友情链接